雷州华侨史话: 同一声雷音, 同一份乡情!

寻根溯源 - 雷籍华侨华人的产生
寻找先辈的足迹,仿佛重阅了一部雷籍南洋华人华侨的迁徙奋斗史。雷州半岛位於中国大陆最南端、广东省西南部,南隔琼州海峡与海南岛相对,西临北部湾与越南遥遥相望,雷州人指来自古雷州府属三县(遂溪、海康、徐闻)的讲闽南语系雷州话的居民。由于地处中国南方边陲沿海,雷州半岛是海外移民较早的地区,但从总体来讲雷人在南洋的华人族群中不仅人口少,经济势力也薄弱,所以很少受人重视或对其加以研究。

追溯往昔,其实雷州半岛地区的居民移居海外的历史相当悠久。据史籍记载:早在南北朝宋元嘉初年(公元424年)就有朝廷大司马、奋威将军、徐闻人阮谦之率军出征今天越南南部的林邑国。征讨胜利后,其手下的家丁和兵卒有很多人在当地落户,据说阮谦之的家丁即是越南阮姓的起源之一,这在很多越南的史书上都有相关的论述。

而提到雷人往海外的移民史,就不得不提越南著名的华侨领袖莫玖,莫玖是明末雷州府海康县东岭村人,广东最早旅居海外的华侨之一,越南河仙镇的开拓者。康熙十九年(1680年),莫玖“不服大清初政”、“不堪胡虏侵扰之乱”,出国到真腊(柬埔寨)的南荣府。当地国王见他勤劳勇敢,有创业精神,便把经商贸易的事情委托给他办理,并任他为“屋牙”(相当府尹)。当时,真腊与邻国经常发生战争,莫玖所经营之地常遭侵扰,他便离开南荣府,到濒临暹逻湾的忙坎(今河仙地区)招集流民落户垦荒。

经他20多年的勤劳经营,河仙地区终于变成人烟稠密、外贸发达、经济繁荣的港口,欧洲人时称为“港口国”。由于莫玖创建河仙镇功勋卓著,被安南王诏为女婿,且封为河仙候;死后,又被追封为开镇上柱国大将军武毅公,当地华侨尊称为莫太公,他的事迹载入周一良主编的《世界通史》及越南史书《大南实录》。越南胡志明市堤岸有一条街道名曰莫玖街,就是为缅怀17、18世纪开发越南南部的著名华侨莫玖而建。


越南胡志明市堤岸莫玖街

 

近代大批雷籍华人华侨的产生始于清末民初,当时雷州的山匪作乱、民不聊生。而从清末开始,统治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的欧洲列强殖民主义者大办橡胶业、烟草和采矿业,需要大量劳动力,殖民主义者便派出代理人到中国沿海,特别在粤、闽、琼、桂等地农村招募廉价劳工。破产的贫苦农民为谋生路,便卖“猪仔”飘洋过海做苦工。民国中后期,社会动荡,战事纷繁,贫苦农民为了生存,继续移民当劳役出洋。

据记载,从19世纪末开始,雷州府属三县遂溪、徐闻和海康的农民被迫走出赤贫的家门,一路忍饥挨饿,当一双双赤脚踏上一条条木头船……纯朴的三雷人民颠沛流离地开始了亡命天涯、温饱的寻梦。他们从三县前排沿海坐船到海南清澜、到香港、到澳门,然后沿绵长的海岸线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取道来到马来西亚、印尼、到泰国……在南洋挥汗如雨,以求生存;可以说来自三雷的侨胞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等地从事种橡胶、开矿、伐木等工作,用勤劳的双手为居住国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据我们深入调查了解,综观数百年来,雷人背井离乡的原因主要有四种:

1、近代官府盘剥,各种苛捐杂税令当地农民几乎的生活无以为继,再加上自然灾害过于频繁,农民纷纷破产,而越来越多的破产农民为了求生而去南洋当苦役。尽管海外生活艰难困苦,命运莫测,但农民们还是冒着生命危险,背乡离井,抛妻别儿,漂流到海外去。与此同时,当时广州湾的法殖民当局坐视商人利用广州湾的特殊地位,在广州湾的西营、赤坎设立“猪仔馆”,诱拐雷州和高州两属的农民当“猪仔”,贩运到东南亚各国做苦役,每年多数千人。据《中国农民》1926年第四、五期刊载黄学增的《广东南路各县农民政治经济概况》,仅1925年一、二月间,雷州、高州两属农民被“卖猪仔”去南洋的就有8000多人。这种类型的雷籍华侨华人以遂溪县和海康县、徐闻县的佃农为多。

2、改朝换代,誓不接受异族的统治的原因移居海外;如明末雷州府海康县的越南著名华侨领袖莫玖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3、匪贼作乱,为保命被迫移民海外以求生存;清末民国时期由于雷州半岛地区空前的匪乱,乡民很多被迫背井离乡,移民到南洋等地形成高潮,沿海人民以契约劳工(卖猪仔)、为保命而混入海南人的红头船、或以投靠亲友等形式为主,大量涌向南洋的新马、印尼、泰国等地。这种类型的雷籍华侨中徐闻、遂溪、海康三县皆有,又以徐闻县的移民居多,因为近代雷州半岛的匪乱以徐闻为最甚,匪乱时间长达二十年(1910s-1934年),其惨烈的程度全国罕见。据梁国武《雷州半岛匪祸见闻》上记载:雷州半岛的李福隆、妃陈仔、造甲三、蔡阿兰等几大股匪,就把青年男子当做“猪仔”贩卖到南洋群岛等处做苦工,把青年女子卖入妓馆:样子好看的被卖入香港、澳门、广州、新马等地妓院为歌女。卖出的身价,每人大约为七八百银元。从1913---1933年间,仅徐闻一县的青少年男女,每年被土匪缚掠辗转倒卖者,就达四五千人。

4、需要说明的是,二战前后,还有相当一部分的雷州籍华侨华人是因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原因或政见不同原因而流亡国外。可见,这种类型的移民虽少,但确实是存在的。


雷人移民南洋的谋生过程与社会活动
(一)谋生历程:早年,雷州三县的“猪仔”大都被贩到星洲(新加坡)、安南(越南)、马来亚、巴达维亚(印尼)及暹罗(泰国)等埠。当年“猪仔”出洋并非一帆风顺,而受尽虐待,死者不计其数,当时雷州三县流传这样一句话:“猪仔过番(出洋),无一生还”。足可见其实雷人的 “猪仔过番”是充满辛酸和血泪史的。如《徐闻县志》中有记载:民国14年(1925年)秋,流窜在徐闻县角尾一带的土匪在附近村庄抓走40多人,作为“猪仔”贩卖到南洋等地,船到海上时,30多人窒息死在仓内,尸体被抛入大海。

即使是经过重重艰险和困难到了南洋的雷州乡亲也是历经艰辛和困难,也可谓是九死一生:比如说在马来西亚丁加奴州北加河Sg.Paka 上游甘榜公司Kg.Kongsi的范围都是旧锡矿地,而在锡矿旧址附近芭林内有乱墓二百多个,这就是一大片雷州籍华工的坟地,这些坟墓葬于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都以圆河石作埋葬处的记标,圆石上名字刻作阿龙,妃福等等,虽然墓十分简陋,但据当地居民都说这些累死、饿死、病死的死难矿工都是广东省雷州府人,因当时劳苦和在当地无亲属,所以从简埋葬,连墓碑也没有!可见当时雷州乡亲来南洋谋生之艰苦和巨大的风险性!而雷人到了南洋,都与当地人同甘苦、共患难,在丁加奴州的马来西亚抗日烈士陵园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两位雷籍英烈:一位是林义成,牺牲时26岁;另外一位姓王,牺牲时仅22岁;分别来自徐闻县和遂溪县。

(二)职业模式:早期来南洋的雷人从事的行业都是仅为了谋求生路,起初是从事垦荒、种植、捕鱼、当筑路工、石工、矿工、泥匠以及肩挑、拉人力车等,但这是老一辈的雷籍华人的就业模式。而年轻一代的雷籍华人则几乎全在新马当地出生成长,有不少人受过高等教育。目前,雷籍的青年大都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人材辈出,新一代的雷人的职业已早突破了旧的形式,教育水准和经济地位都在逐渐地提高,并涌现出工程师、医师、律师、会计师、艺术家等专家、学者,有的还造诣颇深。他们与当地人民一起艰苦创业,成为国际科技界、学术界、文学艺术界的佼佼者。可以说雷籍华人与其他邑籍的华族同胞一样为发展居住国经济,推动社会进步和创造人类文明作贡献。

我们看到,近五十年来,虽然雷人的商业形式已有所改变,有经营餐店饭店的,也有经营庄园、汽车行、金融贷款、建筑等等。但是由于资金数额和人数相当少,未能与其他邑籍的华人相竞争。可以说其经济力量和人数在南洋华人中都是最弱小的!

(三)宗教信仰:南洋雷籍华侨最多的是崇信妈祖和白马师傅,南洋到处都建有妈祖庙和白马师傅神像。1889年三宝垄华人就开始建有妈祖庙,白马师傅神像也随后被华侨们带到新马供奉。在新马,祭祀妈祖和白马师傅很容易。其次雷籍华侨崇敬雷祖和信佛的甚多,往往从国内运去塑像加以恭奉。第三是崇信关羽,一般是做生意的雷州乡亲都敬奉关帝君。还有就是土地祠和农历七月各地华人都大事举行的盂兰胜会,雷籍乡亲注重春秋报赛就和孝亲及感恩。而在国内春祈秋赛所敬的就是土地神,而一年一度庆中元盂兰胜会在中国南方沿海的意义也是共同合力推广饮水思源及感恩文化。这些礼节在旅居南洋雷籍华侨华人这里也不例外。

 

南洋各属雷州会馆 - 全球最大的海外湛江人团体和组织
南洋的雷人乃来自广东省的雷州半岛,主要是来自徐闻与遂溪(这里指的遂溪县是旧县的统称,包括了今遂溪全县及赤坎、霞山、麻章和东海岛等地区)两县为多。我们了解到,当年为了生存,雷州人和其他华人移民一样只好离乡背井,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家乡和亲人到南洋谋生。早期雷人南来并不准备在当地落地生根,他们南来的目的是赚钱,有了一些积蓄,就返回家乡与家人团聚。但到后来,日久他乡为故乡,雷籍华人也逐渐落地生根。为了联络乡谊,雷州的旅外乡亲都在居住地建立了社团组织:1892年第一个雷州人的侨团组织在新加坡成立,定名为“雷州会馆”,这是当时遂溪、徐闻、海康三县旅新侨胞的联合组织。1898年马来西亚的马六甲也成立了雷州会馆。随后,马来西亚的麻坡、古晋、万里望等地都成立了雷籍社团组织,这些雷籍社团在促进旅外雷侨的团结,兴办慈善福利事业,发展经济,培养人才等方面都起到积极的作用。

据悉,雷人在南洋华人族群的总人口中,次于福建人、广府人、客家人、潮州人、海南人、高凉人而居第七位。而在各邑籍华人中,客家人在1801年成立槟城嘉应会馆,槟城广东会馆和福建汀州会馆也在1801年成立,马六甲潮州会馆创办于1822年,马六甲琼州会馆也于1869年成立,而雷州人的首间会馆新加坡雷州会馆1892年才成立。这可说明了各邑籍华族移民中,雷人是最迟的华人移民者,也是势力最单薄的华人社团。目前在南洋的雷州会馆主要有五间:


马六甲雷州会馆
马六甲雷州会馆创建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5月,是马来西亚成立最早的雷州会馆。19世纪末,雷人黄立庆、庄思洲及谢亚后等人,为团结乡人力量,维护乡人权益,积极发动同乡捐资建馆,得到同乡的热烈响应。会馆成立后,由于马六甲是旅马雷州侨胞比集中的地区,所以这个雷州会馆既是当地雷州乡亲联络乡谊的核心,又是当地雷籍华人追宗祀祖的组织,也是当地雷人募捐济困、集资行善的机构。另外在马六甲北郊还置有一处雷州人义山(雷籍华侨华人的坟场),义山占地50亩,是四十多年前,马六甲雷州会馆用从马六甲当地雷籍华侨华人中募捐集来的款项置地开辟的,是当今海外最大的湛江人墓场。

在会馆的倡议下,旅居马六甲的雷籍乡亲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一方面为同乡多谋福祉,照顾鳏寡贫弱;一方面艰苦立业,积极参与当地各项事务。几十年间,会馆规模不断壮大。注册会员人数一千多人,会员之多为马新各属雷州会馆之最,会馆现址位于马六甲市鸡场街97号,现任会馆主席为邓福明先生。


柔佛州雷州会馆
据了解,柔佛州雷州会馆的前身乃“雷州帮”。1913年,定居柔佛州麻坡市的雷人郑茂兰为了更好地保护当地的雷人和调解同乡之间的纠纷,遂组织了“雷州帮”。 1918年,郑茂兰将雷州帮改名为“麻坡雷州会馆”。1932年2月21日,会馆向马来西亚政府提呈新的组织章程,确立了“团结乡亲,共谋福利,栽培后进,贡献社会”的立馆宗旨,此后不断发展壮大。到陈炳祥任会馆主席时,开始增招柔佛州的同乡为会员,而将麻坡雷州会馆改名为“柔属麻坡雷州会馆”,意即柔佛州雷侨在麻坡的会馆。

1994年,许亚权被选为会馆主席后,着手修改会馆章程,又将柔属麻坡雷州会馆更名为“柔佛州雷州会馆”。柔佛州雷州会馆内设机构较为完善,有为培养会馆接班人、激发青年一代爱乡恋乡之心的青年团;有为照顾会员生老病死、为会员谋求福利的“福利组”;有为激励会员子女努力求学的“奖励金小组”。 柔佛州雷州会馆现有注册的永久会员700多人,现任会馆主席为陈姚杉先生。 


万里望雷州会馆
万里望雷州会馆于1919年6月成立,为马来西亚华人地缘社团。该会的宗旨是:团结乡亲,敦睦乡谊,共谋乡亲福利。日本南侵期间,会务停顿。战后复会,设有总务、财政、奖励金等部门。除了促进同乡之间的亲善关系和感情,敦睦乡谊,谋求同乡的团结,间中亦办理慈善公益,支持及赞助文化教育事业,排解同乡纠纷,发挥互助精神,为同及社会的福利贡献力量。万里望雷州会馆现任主席为朱进财先生、会馆副主席为叶金发先生,会馆顾问陈永年先生。


新加坡雷州会馆
新加坡雷州会馆是在1892年5月28日成立注册了成立的,一开始时,雷州会馆并没有真正运作,雷人一般于都加入海南会馆(特别是与海南隔海相望的雷州徐闻人);直到20--30年代雷人移居新加坡人数激增,才从真正意义上开始为三雷乡亲服务。

新加坡雷州会馆最早时馆址在樟宜,后迁到小坡,再迁到嘉华街。原本置有雷州人义山地产,在樟宜八条石内山芭地带。二战时,由于旅居南洋的雷人积极参加当地抗日运动,日据时期新加坡雷州会馆被取缔,雷侨被搜捕。直到战后的第三年(1947年),在旅新雷籍华侨李芳、黄德运等人的倡议下,雷州会馆才重新复馆。1947年复馆时馆址在淡滨尼新镇住宅区,但到了1965年,新加坡政府征用该块地皮,新加坡雷州会馆也被迫搬迁了,一度沦为无处安身的受难者,会馆每次开会也借理事家的大厅为临时会议室,1977年得南洋各地的雷州同乡们鼎力相助,慷慨解囊,才购买了史蒂尔路门牌36号的房屋为馆址,后又遇开发被迫搬迁。现址在新加坡芽笼32巷门牌44号,现任会馆主席为陈远雄先生。 


砂劳越古晋雷州公会
砂劳越古晋雷阳公会成立于1940年11月8日,当时为了联络乡谊,旅居古晋的雷州乡亲看到别的族群都在古晋建立了社团组织。遂也建立了同乡会机构,初名为砂劳越古晋的“雷阳公会”,是砂劳越地区遂溪、徐闻、海康三县侨胞的联合组织,后改为“砂劳越古晋雷州公会”。雷州公会在促进了旅居整个砂劳越州的雷籍华人、华侨的团结,兴办慈善福利事业,发展经济,培养人才等方面都起到积极的作用,现任会馆主席为郑富贵先生。

除了这五间雷州会馆外,还有印尼廖内的雷州会馆,印尼的这间雷州会馆成立于1922年,但其后由于在多次的排华运动中受冲击,雷籍华侨已将其关闭,现在会址虽在,却早已大门深锁着!可以说,新马地区的五大雷州会馆是全马和新加坡地区10多万祖籍雷州三县的华侨的宗亲同乡组织,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海外湛江人团体和组织。

 

马来西来的“雷州村” - 丁赖村
在马来西亚马六甲东北十英里处有一个村庄,叫丁赖村,全村屋舍井然,村道硬化整洁,家家通水通电,道旁有花草树木,并有路灯、公用垃圾桶,政府供养专人管理公共卫生。村里有幼儿园和华文小学,还有宽广的体育场,是一个半城市化的新型农村。该村总人口1300多人,其中祖籍雷州府三县的乡亲有1100余人。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第三、第四代的华侨和华人,但雷州口音、雷州风俗习惯始终没有改变。丁赖村人讲雷州话相当地道,五十岁以上的村民语音语调甚至与雷州人一模一样,一听他的音调,就能辨认出他是徐闻人还是海康人的后代。那些年轻一代的村民讲雷州话还算字正腔圆,但表达比较复杂的思想内容就显得有些困难。

走进丁赖使人宛如置身于雷州半岛。全村除了老人和儿童,大约有350多人为劳动力,从事农业的不超过100人,从事工商业的超过三分之二,单纯从事种植业的家庭几乎没有。从事农业的家庭一般是租地经营,经营规模一般在100英亩至300英亩。而每当有雷州半岛家乡来人访问丁赖村时,新加坡、马来西亚雷州会馆对侨务工作人员都非常重视,精心组织和周密安排来访活动。有的华侨获悉家乡客人来访时,甚至专程从几百公里外驱车赶回来接待。2003年,湛江侨务局去马来西亚丁赖村探访雷籍海外乡亲,吉隆坡一位祖籍遂溪、从事保险行业的李先生夜里冒着倾盆大雨开车三个多小时赶到访问团驻地,与家乡来的人亲切交谈到深夜。次日,李先生又全程陪同访问团活动,浓浓乡情令人感动。


新一代的南洋雷籍华人与家乡湛江的的交流活动
新马雷州五馆自1992年起每两年一聚,除了为地缘亲厚的五馆乡亲营造一个交流联谊的平台,还希望能将年轻人吸引到这个大家庭来,但收效却一直不大,各会馆会员老龄化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如2005年第一届“雷青论坛”主办方柔佛州雷州会馆是在2003年在新加坡雷州会馆举行的雷州五馆交流会时才成立青年团的,年青会员只占会馆人数的七分之一左右,而新加坡雷州会馆更是至今仍未成立青年团,有些会馆有时一年也召不到一个年青人入馆。

在论坛上,大会主席表示了年轻人乡团观念淡薄、海外雷州会馆后继无人的担忧,五馆侨所关切的“青年人进会馆”问题得到了青年代表积极回应。青年代表普遍认为:现在年轻人眼界开阔,已经不大局限于参加那些血缘或地缘性社团;其次,现在生存压力过大,很多年轻人无暇他顾;再者,社团老化,活动不够吸引,年轻人普遍感到无趣;又及,各会馆有时会争权斗利或对年轻人不肯放权,以致年轻人畏而远之。

为改变现状,代表们还对会馆提出了不少建议,譬如多办一些让年青人感兴趣的多元化活动,倾听他们的声音,甚至设立会馆网址,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注重家庭教化,从儿童抓起。最后一位来自马六甲的代表、硕士研究生林仁超的发言,将论坛推向了高潮。他指出年轻人应该对会馆抱有热诚,只有热诚,才不会让其他外在原因成为年轻人走进会馆的阻碍;提出会馆只有改革、改革再改革,才能激发出新的活力,并建议会馆在新形势下要检讨自己的办馆宗旨,要善于经营,建立良好的品牌。

近年随着湛江经济的日益发展及国际知名度的不断提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侨华人慕名前来观光旅游,寻找商机。对于祖籍湛江的海外侨胞来说,对家乡湛江更是心存特殊感情,格外关注。近年来,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5个雷州会馆曾多次组团返乡寻根祭祖及寻找商机,拉近了与海外乡亲的距离,拜会了老朋友,结交了新朋友。

通过交流活动,扩大了湛江在海外的影响,向乡亲们介绍湛江市的经济发展、主要成就、发展战略、重大举措及优惠政策。通过交流,海外的雷籍乡亲纷纷表示,有机会一定回家乡走一走,看一看,寻找商机

 

作者:何 强
徐闻县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

雷州文化,即是雷州半岛文化的简称,又称雷文化,亦称雷州文明,是岭南地区最古老、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之一。雷州思想指的是传统上雷州半岛内部对雷州半岛传统文化的认同与继承的思想模式,或可称之为拥护雷州文化的意识形态。雷州文化是以雷州话方言为特征的区域性文化,其分布范围包括今雷州(旧称海康)、遂溪、徐闻、湛江市赤坎区、霞山区、麻章区、东海岛以及坡头区、廉江、吴川一部分等地区人口约500万人。雷城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人文景观蔚盛,文化积淀厚重,是雷州文化的中心区域。因其地处雷州半岛中枢,北控高凉,南扼琼儋,素称"天南重地".自汉元鼎六年设郡置县至清末,历经二千多年,雷城一直是州、郡、道、路、军、府之治所,是雷州半岛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雷州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域名称,它地域包括现今雷州半岛上的雷州市、徐闻县、遂溪县、湛江市,由于雷州历史悠久促使形成产生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雷州半岛)――雷州文化;雷州和雷州文化在天下雷人心中都具有相当崇高的地位,雷州也成了海内外全体雷人的精神像征所系之处;雷州以它的深厚文化内涵“养育”了历史上无数个雷州先贤,促使造就了近现代无数个雷州精英,从而使雷州和雷州文化名满天下。

雷州半岛历代英才辈出,唐代刺史陈文玉“德政彰明”开发雷州半岛,被尊为“雷祖”;宋代广东名画家、诗人白玉蟾;明末清初越南河仙城开拓先驱华侨领袖鄚玖(莫玖);明清时期岭南三大清官之一陈瑸治理台政,官至闽浙总督,康熙皇帝称其为“清廉卓绝”;清代“汉学广东第一人”陈昌齐“著作等身、誉满京华”;清代“蓝旗飘飘,好汉任招。

海上天子,不怕清朝”的乌石二;清代诗画双绝“岭南才子”陈乔森;清末“国史孝友”李晋熙的爱国情怀;清末民初跌打妙药“万花油”发明者创始人蔡忠;民国时期闻名全国的“我国近代著名军事学家”李浴日等雷州本土乡贤是其中的佼佼者雷州半岛也曾有幸留下历朝贤臣名将的足迹。西汉邳离侯路博德、东汉新息侯马援两伏波将军,先后挥师南下,屯兵雷州,平息叛乱,功垂史册。唐宋时期,李邕、寇准、李纲、胡铨、秦观、苏轼、苏辙、赵鼎、李光、任伯雨、王岩叟等谪官贬宦、商贾骚人的的流入,让中原文化有机会在雷州这个半岛上扎根结果,独放异彩,被文天祥称誉“敬贤如师”的雷州人民为之建十贤祠、苏公亭、寇公亭、真武堂纪念。后人蹑贤踪,怀先哲,无不励志修身立品,爱国爱民。这些都是宝贵的区域文化(雷州半岛)名片。历代英才汇集推动了多种文化的融合,使雷州成为楚越文化、土著文化、闽南移民文化、海洋文化和中原文化的交汇地,拥有俚僚文化、闽潮文化、宗教文化、流寓和名人文化,风俗文化、红土文化等各具特色的文化类型,催生了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雷州方言、雷州音乐、雷歌雷剧、雷州石狗、雷州傩舞、雷州换鼓、雷州陶瓷、醒狮。

雷州文化核心区域的“雷州城”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文化底蕴积淀厚重,据史载,公元前355年,楚灭越之后“楚子熊挥受命镇粤,至此开石城,建楼以表其界”。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至民国二年(1913年)废府治,2000多年里雷州城一直为县、州、郡、军、道、路、府治之所在地,成为雷州半岛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素称“天南重地”,是粤西地区唯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雷州文化以其丰富的内涵、独有的人文特质和鲜明的地域特征,在岭南文化中独树一帜。据考古材料证实,雷州至少在5000年前就有人类居住。清末民初,雷州概念已基本定型,这时雷州辖县共3个:即海康县、遂溪县、徐闻县及(遂溪县辖地)广州湾埠(今为湛江市区)。
 

雷州方言

雷州方言,即民间通俗称呼的雷州话,乃属闽南语系一支,为中国大陆最南方言区,同时雷州话也是广东四大方言之一,雷州话得名于古雷州分布于现今整个雷州半岛及半岛以北部分地区,因历史上这于区域属于古雷州府之管辖在内,所以称为雷州话。
 

雷州话通行范围很广,雷州方言是雷州半岛人民日常生活使用的语言。雷州方言分布于今行政区划上的;雷州市、遂溪县、徐闻县及(原属遂溪县辖地)的麻章区、东海岛、赤坎区、霞山区,以及廉江市南部、坡头区西部、吴川市东北部等县(市)、区乡镇。人口覆盖600多万。
 

雷州城的雷州话是雷州方言的代表,是正音。(因历史上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至民国初,数千年里一直是县、州、郡、道、军、路、府治之所在地,成为雷州半岛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雷州雷剧

雷剧是我国众多地方剧种中独特的一个,同时也是广东省的四大地方剧种之一,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流行于我国雷州半岛以及全球各国各地区的雷人社区,具有浓郁而鲜明的地方特色。雷州半岛,是雷剧的故乡。雷剧植根于雷州半岛,土生土长,由于它语言通俗易懂,并能很好地反映现实生活,越来越为雷州人民所喜爱。

雷州音乐

州音乐是全国45个民间乐种之一,流行于广东省雷州半岛,包括:雷州市、徐闻县、遂溪县、湛江市区一带。约产生于清代中期,但到1940年代时已经濒临失传,1949年以后才由学者根据少数艺人的演奏加以整理。其演奏方式可分为吹打乐和管弦乐两大类。吹打乐以打大鼓持拍板(又称手板)的司鼓者打节拍,配合四只大小唢呐,多在室外的游行或节日场合演奏,又称作牌子。管弦乐使用的乐器包括笛子、二胡、秦琴及小型打击乐器,被称作斋班。雷州音乐的特色为曲调明快、节奏整齐和雄壮稳健等,调式以商调式、羽调式为主,间有宫调式,著名的曲目《坐门楼》、《游锣》、《十三支》套曲等。

雷州雷歌

雷歌,即是雷州歌的简称。系广东雷州半岛的民间歌谣,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列广东省四大民歌之一,在粤西独树一帜。

雷歌是以雷州市为核心,覆盖我国整个雷州半岛讲雷州话的10个县(市)区的600多万人,甚至延伸至历史上雷州人所迁往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雷州华(侨)人地区,是全球雷州半岛人的精神家园。

反映雷州半岛风貌及劳动生产内容,是雷歌的主流题材。雷歌的基本内容就体现出雷州半岛的地理风貌以及雷州人民的生存环境、劳动生产、家庭生活、爱情婚恋、历史人文、伦理道德、风土习俗、娱乐戏谑、丧白喜庆、政治时事等等。

雷歌曾出现众多韵脚,达34种。后经过长期多次合并,至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广东省雷歌研究会根据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再从上次合并后的25韵合并为17韵,韵音全按雷州方言划分。不同的韵音具有表达不同内容的功能。随着时代的变迁,雷州歌的主题思想也不断升华。蕴藏在雷州半岛的民歌资源非常丰富,这大批雷州歌具有十分宝贵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雷州换鼓

古老的雷州大地孕育了天下四绝之首的“雷州换鼓”。明代冯梦龙《警世通言》记载:“从来说道天下有四绝,却是雷州换鼓、广德埋藏、登州海市、钱塘江潮。”其中居于首位的就是雷州换鼓。

被誉为“天下四绝”之首的雷州换鼓究竟是什么,居然有此魅力?现存的文献典籍对其缺乏记载,民间传说:“雷祖祠的鼓很奇,破裂后,雷一响,又生回来”。学术界经过反复探讨,得出的结论主要有“自然景观说”和“人文景观说”与“天人互应说”三种,且以持“天人互应说”者居多。“天人互应说”认为:雷州换鼓是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完美结合,是古代雷州人祭雷仪式中出现的“天人互应”现象,是鼓声引来电闪雷鸣、雷声大作的奇观。雷声是雷州半岛解难救困的福音,“雷州换鼓”便源自于雷州先民的求雷、盼雷、敬雷、祭雷活动。为使天鼓长鸣,为使雷雨有致,先民们便抱着一个良好的愿望,将人间最好的鼓送给天神,将新鼓换旧鼓,以人类的虔诚换来天神的垂注,换来人间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于是他们每年便挑选最好的材料,选择最好的技师,使用最好的方法,铸造最好的鼓,通过某种仪式送给天神,慢慢地便形成了大型的祭雷活动或祭雷仪式。雷州换鼓奇观的“天人互应”奥秘,关键在于铜鼓的本身。

雷州石狗


 

 

 


 

雷州石狗是古代雕刻艺术的瑰宝,系第一批“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其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数量众多,分布广泛,内涵丰富,造型千姿百态,形神各异,栩栩如生,为全国罕见,是一份独具地方特色的珍贵文化艺术遗产。据有关部门的统计,雷州半岛境内的雷州市、徐闻县、遂溪县、湛江市区、廉江市等地方,现存有3万—4万只古石狗,因此,雷州石狗被称为散布民间的“南方兵马俑”。雷州半岛不仅拥有如此深厚的历史人文,当地的各种民间文化也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雷州石狗就堪称“天下一绝”。在雷州半岛各县(市)区乡镇村,所到之处,无论是博物馆、村口、古道、巷口、门口、水口或古墓祠前,都能看到一尊尊或坐、或蹲、或伏的石狗雕像,可以说,只要有建筑、有门的地方就有石狗雕像。我们知道,忠实的狗虽常被用来看家护院,但守护神以石狮最为常见,以石狗取代的少见,然而在雷州半岛,清一色的石狗驻守门户,实在罕见。雷州石狗不仅数量多,而且类别多,有地域型,时代型与时代的地域型;有原始类,抽象类,具象类,人格化类;有文象武象之分。不同时代的石狗各具特色,特征鲜明,从简单到粗犷、古朴典雅到雍容华贵,造型的演变与发展,反映了一个时代雷州的社会文明与人们对德福的崇尚。譬如秦时石狗,轮廓粗犷,方方圆圆,反映出当时人们认同天圆地方说。汉朝石狗,及其简约,十分抽象,表明人们对自然的敬畏。

雷州名胜古迹

雷 州 西 湖

雷州西湖原名罗湖,始建于北宋。苏轼被贬海南途经雷州时,与谪居当地的胞弟苏辙邂逅。为消除谪居悲苦,他们常到罗湖游玩,徜徉于绿水翠荷之间,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篇章。雷人为志贤踪,遂易名为“西湖”。西湖公园内的古迹历经千百年沧桑,时兴时衰。建国以前,因湖亭失修,祠宇颓废,牛眠荒草,游人鲜至。建国初年,苏亭虽修,而未及其余。从20世纪80年代起,地方政府特拨专款,大事修葺。一年之后,馆榭亭台,焕然一新,公园面积达百亩。为宣扬先贤的事迹,公园专门配备了一批专业文化导游,负责向游客讲解园内古迹的由来以及先贤的传说。

雷 祖 祠

广东雷州市城区西南方向不到3公里的雷祖祠,香烟缭绕,游客络绎不绝。这座已有1300多年历史的雷州最古老文化遗存,也成为当地众多海外游子返乡探亲之余游览的好去处。雷祖祠是纪念唐代雷州首任刺史陈文玉,始建唐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迄今已1371年历史,经历代屡次修拓,成为岭南地区最大的祠堂之一,1996年,被列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雷祖祠为雷阳八景之一,自唐宋以来,名人学士拜谒如流,留下了不少诗文。寇准的《留题英灵陈司马宅》,他现在还能倒背如流:“公余策马到英灵,幸有官僚伴使星。人物熙熙风景盛,好将佳会入丹青。”雷祖祠内文物十分丰富,有千年石人、乾隆御踢匾额、古井、雷鼓、雷车、千年神龟,以及宋、元、明、清碑刻30多通,是研究雷州历史文化和民俗的重要实物和资料。在雷祖祠,就能弄清雷州文化的脉络。

苏 公 亭
苏公亭就在雷州西湖公园内,是雷州人为了怀念苏轼抱忠怀洁、九死不悔的品德专门修建的。亭前有一苏轼石像,昂首挺立,双眸眺望北方,表现了他翘首中原,不忘故国的高风亮节。

天 宁 寺
被贬谪期间,苏轼曾两次在雷州逗留,一是被贬途中,一是赦归途中。他在雷州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佳构,以及宝贵的墨迹。被誉为唐代岭南三大古刹之一的天宁寺的牌坊“万山第一”就是苏轼所题。在与乡人的接触中,苏公无意中成了中原先进文化的传播者,为当地的文明发展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除此之外,他的宽厚刚直的处世态度,更是影响了当地的老百姓,在潜移默化中起到了教化提升民众思想的作用。

十 贤 祠

“十贤祠”位于广东雷州西湖北侧,始建于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是为纪念宋代丞相寇准、学士苏轼、侍郎苏辙、正字秦观、枢密王岩叟、正言任伯雨、丞相李纲、赵鼎以及参政李光、编修胡诠等十大名相贤臣修建的。他们人品高尚,正气凛然,学识渊博,政绩卓越。祠内还留有文天祥写的《雷州十贤堂记》,命名为“十贤”,就是为了表达如文天祥所说的雷州人民“敬贤如师、疾恶如仇”的心志。据祠内展品记载,寇准在雷州呆的时间较长,约有18个月,且在雷州辞世。他为人刚直足智、为官清正廉明,深得百姓爱戴。他在雷州的职位虽然只是低级官员,但依然勤政爱民,“寇公祠”内几幅图画记载了他在雷州的业绩:修建真武堂,教书传艺,使乡民的子孙也能读书;讲授天文地理,破除歪理邪说;传授先进生产技术,促进经济发展;传播中原文化,向当地人传授中州音,促进了当地人与中原的交流。据说寇准辞世后,寇夫人得朝廷恩准,扶灵柩回洛阳下殓。离去当天,雷州百姓倾城出动护送灵柩。灵车队伍到一渡口时,风雨大作,乡民怕水浸了灵柩,纷纷以手中所执竹杖插地护柩。次日,却见这些竹杖已生根发芽,蔚然成林,渡口遂称“寇竹渡”。李纲被贬路过雷州,寓居天宁寺,作诗20多首,表达了深沉的爱国心;他的一身正气,更为当地人敬仰。“十贤”虽已作古,但他们留下的墨香正气却在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之后更加浓郁,塑造了雷州人“疾恶如仇,敬贤如师”的品格。

三 元 塔

三元塔于明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元月兴工,至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四月落成。初命名“文魁塔”,又称“启秀塔”。后因挖塔基时发现蛇卵三只,认为是“三元及第”之兆,故改名为“三元塔”。塔坐东向西,楼阁式砖木结构,用棱角牙子砖和线砖互相叠涩出檐,下大上小,逐层递减,内楼17层、高57米。塔基为石刻须弥座。有23块堪称珍品的明代阳雕石刻,线条粗犷,形态生动,富有民族特色和地方风格。塔空心,游人可拾级而上,一览古城气象。公园内还有“二公祠”,是纪念清代雷州两位“乡贤”--以清廉著称于世的陈瑸和以学识渊博而名闻翰苑的陈昌齐。

二 公 祠

“二公祠”是三元塔公园主要建筑之一,为二进四合式院落,黄瓦红墙、木雕屏风古色古香。祠内有“荷池”、“凉亭”、“假山”、“鸟苑”东西两庑有回廊相接,庭院内花红草绿,环境幽雅。“二公”是指清代雷州两位“乡贤”--陈瑸和陈昌齐。前者以清廉著称于世,后者以学识渊博而名闻翰苑。陈瑸(1656--1718年),字文焕,出生于雷州市(原海康县)附城镇南田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勤奋好学。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考中进士,历任福建古田、台湾知县、福建巡抚、闽浙总督等职。一生清廉卓绝,深受人民爱戴,被清康熙皇帝赞誉为“清廉中之卓绝者”。卒后,追授为礼部尚书,赐溢“清端”。他跟海瑞、丘浚合称为岭南三大清官。陈昌齐(1742 - 1820年),字观楼,雷州市(原海康县)调风镇南田村人。少有“神童”之称,乾隆三十六年 (1771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官浙江温处兵备道。博学多才,精考据之学,又长于天文算法,曾参与编纂《四库全书》、任校勘《永乐大典》纂修兼分校官。一生著述甚丰,计有《经典释文附录》、《历代音韵流辨考》、《楚辞音辨》、《天学算法》、《测天约术》以及《大戴礼》、《淮南子》、《管子》、《吕氏春秋》诸书正误。诗文有《赐书集》若干卷。晚年,历主雷阳书院、粤秀书院讲席,兼修《海康县志》 、《雷州府志》以及《广东通志》。他是乾嘉年间一位多才多艺的学者。

雷 州 博 物 馆

在“二公祠”西边屹立一座建筑雄伟的黄色琉璃瓦盖顶的二层仿古楼房,这曾经是全国有名的县级地方综合性博物馆之一,全国文物系统优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誉为“岭南文博一枝花”的雷州市博物旧馆。该馆“聚雷州文物之精华”,馆藏文物达3000多件,其中不乏国家级历史文物。全馆设有一间“序厅”,五间展室(即历史文物室、古字画室、民族民俗室、自然博物室和革命斗争史室)。各个展室通过以丰富的文物和有关资料,向观众介绍雷州市(原海康县)人文历史、风土人情、自然风貌和革命斗争史迹。当人们踏进该馆看到从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石碰,到秦陶汉俑、唐镜、宋瓷以及明清字画等文物时,一部反映雷州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伴随着雷州红土的清香顿时扑面而来。我们置身于此,鉴赏着这些熠熠生辉的历史文物就好像解读着一部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雷州文明发展史。